亚博直播官网

2020-03-25 11:01:15 0

對“新基建”(新型基礎設施建設),中央謀篇布局已久。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:“加快5G商用步伐,加強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、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。”自此一年多時間内,中央先後有8次重要會議對“新基建”進行了強調。尤其最近三個月就有4次之多,如附表所示。國家高規格頻繁表态“新基建”,我們不禁要問:“新基建”是什麼?為什麼重要?如何推動?

 

一、基礎設施是一種社會傳輸網絡,新型基礎設施就是信息基礎設施

基礎設施是經濟社會活動的基礎,具有基礎性、先導性和公共性的基本特征,對國民經濟發展至關重要。基礎設施在我國多是作為政府工作語言出現,人們往往根據工作需要通過列舉的方式來說明其範圍,尚沒有清晰明确的定義。我們認為,基礎設施在本質上是一種社會傳輸網絡,主要由通道及其節點組成,連接是其本質特征。基礎設施通過連接不同的地區、不同的民衆和不同的服務,來傳輸物品和人們自身,從而實現位置的轉移;或者來傳輸水、電、氣和信息,從而使人們獲得公共服務。

客觀世界是由物質、能量和信息三大要素構成。在工業經濟時代,物質和能量是主要傳輸對象,基礎設施主要有交通運輸、管道運輸、水利設施和電網四類。通俗來說,傳統基礎設施是以“鐵公機”和“水電氣”為代表的物理基礎設施。随着數字經濟時代的到來,信息(或者說“比特”)成為越來越重要的傳輸對象。作為傳輸信息的通道,信息網絡是數字世界的“高速公路”,成為新的基礎設施。正如高速公路網絡不僅由公路組成,還包括橋梁、車站、服務區和調度系統等,信息的聚合、分析、處理與信息傳輸密切相關、相互配套。因此,存儲系統、計算能力與傳輸通道共同構成了信息網絡系統,即信息基礎設施。如下表所示。

 

表:基礎設施的主要類型及其組成

图片关键词


信息基礎設施也即中央提出的新型基礎設施。回顧梳理中央8次重要會議,新型基礎設施屬于數字經濟範疇,與信息基礎設施基本同義。例如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使用的就是“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”。在這8次會議中,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2020年3月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明确列舉了“新基建”包含的幾個領域。綜合兩次表述,中央明确提到的新型基礎設施有5個,即5G網絡、數據中心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。其中,5G網絡、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主要作為信息網絡通道,數據中心作為存儲系統和計算能力,人工智能更多體現在計算調度能力方面。

 

二、基礎設施是驅動工業革命的三大核心要素之一

當前,新一輪世界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孕育興起,美英學者一般稱之為“第三次工業革命”。即人類社會有史以來共經曆了三次工業革命。每次革命的發生,都必須有新的通用目的技術、新的生産要素和新的基礎設施三大驅動要素的出現。基礎設施對經濟社會、人類發展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。

18世紀60年代,以蒸汽機的改良為标志,第一次工業革命在英國發生。工業革命是以機器取代人力、以工廠化生産取代個體工場手工生産的一場技術革命,蒸汽機成為新的通用目的技術,機器設備等物質資本在繼土地和勞動之後成為新的生産要素。蒸汽機成功應用于輪船和火車,促進了航運的發展,使鐵路成為新的基礎設施,開啟了近代運輸業。

19世紀下半葉,以電和内燃機為标志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在德美兩國率先發生。随着資本所有權與經營權日益分離,企業家從勞動大軍中脫穎而出,成為一個新的群體,企業家才能開始成為獨立的生産要素。這個時期,電網和管道運輸日益普及,以适應高速發展的城市需求,并成為新的基礎設施。在交通方面,内燃機促進了汽車和飛機的誕生,高速公路和通用航空成為新的基礎設施。

第三次工業革命萌芽于二戰後,興起于上世紀90年代。當前,數字技術與經濟社會以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交彙融合,成為新的通用目的技術。信息資源日益成為重要生産要素和社會财富,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将數據作為生産要素參與收入分配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。”數據成為新的生産要素。如前所述,以5G、數據中心、物聯網為代表的信息基礎設施成為數字經濟時代的新型基礎設施。如下表所示。

 

表 三次工業革命的三大核心驅動要素

图片关键词

 

三、國家為什麼此時重視“新基建”?

長期以來,我國一貫重視基礎設施建設,基建能力位居世界前列,基礎設施的乘數效應得到充分釋放。國家布局“新基建”,既有面向未來塑造數字競争力的考量,更有應對當下經濟疲軟的現實需要。

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之後新的經濟形态。自2014年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日益關注數字經濟發展,幾乎在每個重大相關場合均予以強調。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“新型基礎設施”,是對我國數字經濟工作的細化和發展。表明政府開始把“新基建”作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抓手。

基礎設施對經濟社會的引領帶動作用十分明顯。根據《大衆日報》報道,基礎設施建設增速每提升1個百分點,拉動GDP增速0.11個百分點左右。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給經濟社會按下了“暫緩鍵”,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受到極大挑戰,經濟下行壓力加大。亟需政府部門采取對沖措施,加大投資力度,把經濟發展拉回正軌。在這個過程中,“新基建”被寄予厚望。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使得國家對“新基建”的重視更上一個台階。

 

四、穩增長需要“新基建”和傳統基建雙管齊下

“新基建”的前瞻價值和戰略意義無需贅述。有券商和媒體甚至把“新基建”視為後疫情時期包治百病的良方、應對宏觀經濟下行的救命稻草。過度的商業炒作,不利于其發展。事實上,“新基建”對宏觀經濟而言尚不足以起到大幅拉動效果。據《企業透明度報告》不完全統計,全國已有22個省公布投資計劃,累計約有47萬億元的投資金額,這與2019年31個省的計劃投資金額大緻相當。在這47萬億的投資計劃中,“新基建”僅占一成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表示,仔細分析各省發布的投資計劃,投資内容大部分還是傳統基建,“新基建”體量從廣義角度最大也就占10%左右,“還是挑不起大梁”。

我國近些年進行了大規模的建設,基礎設施的投資回報率相較先前有所下降。盡管如此,傳統基礎設施的存量市場大,仍有着十分可觀的增長空間。川藏鐵路等重大項目對國民經濟的帶動作用無可替代,在農村基礎設施、城市停車場、冷鍊物流等方面存在有待補齊的短闆,在傳統基礎設施數字化改造升級方面有着巨大需求。實際上,從中央的8次重要會議來看,除了兩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外,其他6次都是傳統基礎設施和新型基礎設施同時提到,甚至對傳統基礎設施的表述更為詳盡、更為具體。如附表所示。因此,我們要走出“片面誇大新基建,無視傳統基建”的媒體誤區,“新基建”和傳統基建雙管齊下,方能推動經濟向好發展。

 

附表:中央8次重要會議對基礎設施的表述

图片关键词